尊龙网站 人生就是博
您当前的位置: > 尊龙网站 人生就是博 >

尊龙:消失的传奇

来源:原创 编辑:admin 时间:2022-02-03 14:13

  1967年浩劫伊始,爱新觉罗·溥仪刚走完悲剧的一生,日后将沿着他潦倒的足迹,重新“走一遭”的15岁少年尊龙,刚经历了人生最悲凉的时刻。

  尊龙原名叫吴国良,是个孤儿,不知父母是谁,也不知道自己年龄多大。日后名震中外的“尊龙”,也是他为自己取的。

  在他记忆中,他只记得很小时,自己被遗弃在一个篮子里,后被一位残疾的“上海小姐”收养。

  这位“上海小姐”没结过婚,专门以收养别家小孩,靠政府补贴为生。她带孩子并不称职,经常会把孩子掉在地上。

  尊龙回忆,他从小经常挨打。曾有几次,养母想把他丢在车站上,但后来又因为心软把他捡了回来。

  9岁时,尊龙日后的超高颜值已初见端倪,他的养母便把他送到著名京剧刀马旦粉菊花的“春秋戏剧学校”学习京剧,和罗家英、林正英成了师兄弟。

  过去的梨园行,教徒极为严厉,有的甚至还要签生死状。尊龙不仅每天要练习拿大顶、翻跟斗以及吊嗓子,还要承受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蹂躏。

  因为是孤儿,戏班子里的孩子总欺负他,说他是“野种”;他被人打伤,没钱看医生,还是好心的裁缝给他缝了8针伤口。

  尊龙受不了这种“地狱”般的折磨,他想过逃,但后来又被师父抓回去,毒打一顿,然后接着带伤训练。

  在这种环境成长起来的尊龙,虽然练就一身不俗的京剧功底,但这不幸的童年的阴影,也伴随了他一生。为他日后某些外人难以理解的行为,埋下了伏笔。

  或许有感于他的出身,他们给尊龙取了一个英文名字:Jone Lone(lone有孤独的意思)。

  初到美国,为了克服语言这道障碍,尊龙报考了晚上的成人英语教育班,他白天给人洗盘子、去迪士尼卖煎饼和薄荷酒,赚取学费。

  勤工俭学之余,尊龙偶然目睹了被誉为20世纪最出色的舞台编舞家莫甲斯·贝杰尔的舞剧,大为震动。

  随后他去该剧团应试,凭着京剧“童子功”,竟然顺利通过,获得了全美仅有的两个名额之一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,尊龙拒绝了这份很多人眼红的机会。他认为,艺术应该是多方面综合的素质,他还需要继续学习。

  突破语言障碍后,尊龙考入“巴莎甸那”戏剧学校。在此期间,尊龙在1976年的《金刚》里客串了一个厨师角色,虽然戏份很少,但让他获得了一份能解燃眉之急的学费。

  随后几年,尊龙一边攻读戏剧学业,一边跑龙套赚取学费,这无形之中,为他积累了不少宝贵的演戏经验。

  1981年,29岁的尊龙完成学业加入美国“百老汇戏院”,因表演《FOB》获得奥比奖,引起了纽约戏剧界的重视。

  随后,黄哲伦为他量身定做了《舞蹈和铁道》,尊龙还承包了主演、导演、舞蹈设计和作曲,戏剧播出后,再次获得奥比奖。

  1984年,在黄美玉的提携下,32岁的尊龙在《冰人四万年》里饰演一个野人,全程没有一句台词,牺牲颜值,用精湛的演技,引起了漂亮国主流影圈的关注。

  1987年,中美意三国合拍 《末代皇帝》。为了拍好这部兼具纪实和艺术的电影,中国为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开放“绿色通道”,准许他进入故宫实景拍摄,也是唯一一个允许进入太和殿拍摄的电影。

  贝托鲁奇在开拍前,做足了准备工作。他让尊龙跟溥仪的弟弟溥杰同吃同住了6个月,了解溥仪的生活习惯;为了更贴近历史,影片中的宫女和文武百官,都是耗费很大精力挑选的透着上个时代气息的面孔。

  该电影在日本上映后,日本发行方竟擅自删除了南京大屠杀的镜头,并说它们这样做,是怕自己“陷入舆论旋涡”。

  导演贝鲁托奇发现日本的小把戏后,愤怒地要求日方给出解释。迫于各方压力,日方只好恢复了这段镜头。

  该片上映后,引起强烈反响。在第6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一举揽下最佳导演、编剧、影片等9座小金人。

  尊龙和陈冲也凭借对“溥仪皇帝”和“婉容皇后”细腻有质感的刻画,蜚声国际。

  但遗憾的是,《末代皇帝》在奥斯卡风光无限,却与最佳男女主角奖项无缘,甚至连提名都没有。

  客观来说,上世纪八十年代,中国演员在好莱坞根本没什么地位。各大奖项评委无法在文化上解构中国演员特有的表演艺术形式,再加上发行方对中国演员公关宣传极为有限,导致业内人士对中国演员不甚了解。

  但即便如此,尊龙和陈冲还是作为颁奖人,在奥斯卡走了一次红毯,总算在面子上扳回了一城。

  按理来说,揭露日本罪恶行径的电影,包括这部电影的主演,都该受到日本人抵制才对。但讽刺的是,全亚洲就属日本女粉丝最疯狂。

  有人说他生就“东方皮西方骨”,既有东方男性特有的儒雅,又有西方男性棱角分明的轮廓,有种遗世独立的末世贵族气质。

  那时候,尊龙风光无限,身价和片酬直线飙升。在日本创下天价代言费记录,在香港片酬是周润发的三倍。同时,他也是第一位代言劳力士的华裔明星……

  拍完《末代皇帝》很长一段时间内,尊龙一直深陷在溥仪懦弱性格的阴影里,很难走出来。在外人看来,他变的孤僻冷傲,不好接触。

  陷入戏中难以自拔,似乎又与童年特殊的经历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,让尊龙极为压抑。为此,他推掉了很多部饰演皇帝的戏。

  业余时间,他学会用听音乐、收养小动物来调节自己的情绪;在日本,有很大一批女粉丝,经常给他织毛衣,做工艺品送给他,这让他的“坏脾气”减掉了不少。

  他在美国甚至不愿吃牛肉,不愿喝牛奶,因为他看到母牛打针,奶都拖到地上会很痛苦;他看到有人让佣人照顾小孩、遛狗,就觉得很可惜,“养它就要照顾它,否则就没有意义了”。

  他曾有一次回香港,去看望养母,那时她已经老了,但想起绝望、孤苦的童年,尊龙仍然心有怨气。

  回到酒店时,尊龙又哭了。他“最大的成就不是事业,而是可以为那位收养他的女人流泪。”“对世界不宽容,就是对自己不宽容。”

  尽管回忆并不美好,但尊龙仍然感激当年这个女人,能给他一碗饭吃。一直赡养她到终老。

  1992年,尊龙应陈凯歌邀请回国拍《霸王别姬》。当时谈的只差签合同了,结果剧创人员内部起了争议。

  徐枫提议考虑下张国荣,芦苇看了《胭脂扣》后,觉得张国荣有一种罕见的心理刻画能力,必须让他来演;尊龙虽然演技也不错,但气质有点硬朗,缺少一点柔媚。

  但陈凯歌觉得尊龙是国际影星,张国荣是香港影星,“是有区别的”,在国际发行上有优势。

  尊龙这次为了回国拍戏,据说还推掉了电影《情人》 ,牺牲不小。还有传闻说,尊龙之所以错失 《霸王别姬》,是因为他提出空运狗到剧组,让制作方很不高兴。

  后来记者在他面前提起陈凯歌,尊龙立马就炸了:“他(陈凯歌)玩弄我很久了!”吓得站在一旁的经纪人赶紧解释说,尊龙在外国生活久了,中文用词不准确。

  尊龙却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“杀伤力”,还摆摆手阻止经纪人,说“我没有恶意,但是对于一些人我也不会说客气话,真就是真的,艺术上没有乱说的。”

  之后他又来了一句,“做人不真实,就好像花没有开过一样”。——这句话前后部分都成立,但放到一起,却让记者琢磨不透。

  虽然没能参演《霸王别姬》,但在该片上映的同一年,尊龙也演了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,《蝴蝶君》。

  尊龙在影片中的反串,妩媚妖娆,同时也印证了一句话:长得好看的人,性别都是模糊的。

  但一听说尊龙也会来,林青霞立马改变主意,打了一宿的麻将。第二天到片场拍戏,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。

  此后几年,尊龙在影坛销声匿迹,过起了隐居山林的生活。与大自然为伴,远离喧嚣。

  他住在森林里、湖边上、山顶上。“我不太相信人创造的东西,而相信自然。”“这6年我在当艺术家,因为艺术家不可以间断,所以我一直艺术着...”

  2003年,尊龙复出,接了一部农村题材电影《自娱自乐》 ,出演一位农民。

  剧组的人很好奇,从来没见过这么有灵性的狗。因为尊龙腕儿很大,平时拍戏认真,话很少。这只狗倒显得比他更有人缘,大家平时都喜欢逗它。

  尊龙的经纪人说,这只狗对尊龙有特殊的意义。它是一只被人遗弃的狗,同样被抛弃的命运让尊龙动了恻隐之心,将它收养下来,一直陪他走到今天。

  拍戏时有了这只狗,剧组确实欢乐了不少,但电影票房出来的时候,也怪让人尴尬的。

  这部电影投资2000万,由尊龙、李玟领衔主演,最终全国票房300万。这种容易让投资人到天台吹风的结果,被众人痛批是选错明星的原因。

  2004年,尊龙重披“龙袍”,出演古装剧 《乾隆与香妃》。在片场,尊龙的那只狗,仍然带在身边。

  一次拍摄时,剧组请来5位特技化妆专家,花了5个小时搞了一个造型。到达片场时,尊龙已经很累,情绪有些小崩。

  现场游客很多,在一旁指指点点,声音嘈杂喧嚣,搅的尊龙现场听不到导演的表演要求。于是忍不住发火,大声喝令周围观众闭嘴。

  尊龙拍戏时很严肃,即便空档时,工作人员也不敢靠近,以免影响他的拍戏情绪。

  2006年,邓建国准备拍《康熙微服私访记5》 ,联系上了尊龙,让他接替张国立饰演康熙。

  在与邓建国接触的过程中,尊龙发现邓建国“工作跟娱乐一样,看到什么困难都不怕,胆子很大”。

  邓建国公司在与尊龙签约仪式记者会上,不知是“炒作大王”邓建国刻意为之,还是工作疏忽,现场的标语牌和发给记者的通稿上,都在尊龙名字上加了“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”的前缀。

  有记者提出疑问,《末代皇帝》里没有这一项提名。主办方和尊龙的经纪人一时语塞,场面有点尴尬。

  尊龙的经纪人更正说,尊龙当年获得的是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。一旁的工作人员连忙打圆场说,金球奖跟奥斯卡差不多。

  只有尊龙看了一眼标语牌,认真地说:“这个写错了,我刚进来的时候一直没有发现。”

  从回国以后,尊龙拍的这几部作品,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。在事业上没有丝毫进步,反而被落下不少口舌。

  有记者提出质疑,你一直在国内很低调,最近却接二连三在不同场合,对内地导演作出负面评价。

  尊龙回答说:“我讲的都是真话,我没有恶意,在艺术上,我客气不了。拍《自娱自乐》时,导演和制片就是在利用我, 但同时他们也看不起我,是那种麻木愚蠢的看不起,觉得我是过气明星。”

  刚拍完《自娱自乐》时,有记者采访导演李欣,他对尊龙的评价其实很高。当有人说尊龙有点“神经质”时,李欣甚至有点激动想替他正名。

  2007年,尊龙又一次退出影坛。他带着那只收养的狗,到北美的一些森林里去住。

  “……我不是特别会做人,我没有家,没有父母,没有名字,没有读书,没有童年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大懂。从小没有人来保护你,你必须要自我保护,就这样我关闭了心门。”

  在华人影史上,他是一个独特的存在。作品不多,却影史留名:第一位获金球奖提名,奥斯卡第一位华裔颁奖人,入选美国《人物》杂志“全球最美50人”之一……

  但没有人会记得,这位丰神如玉的翩翩公子,曾是一位孤独、绝望、没有安全感的孤儿。

在线客服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